新闻中心

搜索:

浏览次 作者:合肥上门服务 更新时间:03-16

她哼了一声一滴眼泪从眼角滑了出来

梦子疼的满头大汗,缩在被子里,苍白的脸吓坏了我。
 
“怎么样了?这么疼吗?”
 
印象中梦子没痛过经,这一次突如其来,我手足无措,只能着急的心疼。我和梦子在大学认识,我是她初恋,她是我第三个女朋友,我先喜欢的她,起因是一只名叫刺猬的鳄龟。刺猬是一只北美小鳄,现年两岁半,此刻正在阳台上的鱼池里睡着。遇到梦子的那天,刺猬还是很可爱的,才两个月左右大,背甲才开始成型,挺萌的。那天阳光很好,养乌龟的人都知道晒背对于乌龟的健康之重要。就这样我拿着装在透明鱼缸里的刺猬下寝室楼去晒太阳,碰到了梦子,带着她的小黑。小黑是一只草龟,我们戏称中华田园龟,那时才3cm直径。在小黑面前,刺猬简直是个巨大的怪物。不知道梦子当时在想什么,说让小黑和刺猬玩会儿。那就玩吧,我也没多想。于是小黑就这样被咬了,我使劲儿敲打刺猬的头他才放开。两道白色的牙印留在了小黑背上,当时感觉伤势也不是很重。梦子吓坏了,我连说不好意思,她拿着小黑要走。当时处于习惯性撩妹,就加了梦子微信说有什么事情找我,我那儿设备齐全。
 
真的出事了,我这乌鸦嘴。第三天梦子发微信跟我说小黑不吃东西了,我就知道糟了。果然,被咬的地方细菌感染,发炎了。我逞强说,没关系,我这有药,你给我照顾几天,我保管给你治好,不,是给小黑治好。我是真的用心治疗了,请教了乌龟吧大神的建议,用消炎水,加热棒治疗,感觉情况在好转,到第三天的时候。于是稍稍提升了一下水位,却不想闯了大祸,第四天起床发现小黑不动了,水还是温的,是淹死的。很难受,现在想起这件事都要哭的那种。
 
没法向梦子交代了。小黑是我咬的,不,是刺猬咬的,病是我主动要承当的,现在小黑死了。我不敢想象梦子会有多伤心。只能尽最大可能弥补了,还不能直接坦白。就立刻在某宝上又买了一只和小黑差不多大小颜色的草。但是快递过来得三天,梦子每天都很着急要见小黑,天天问我小黑的情况。我不忍心,就骗她说,小黑正在好转中,但现在还离不开加热棒,不能见风,可能还要几天才能完全给你,不然我也不放心。终于熬到“小黑”到了,却发现两个龟体型颜色并不一样。还得编那!我骗梦子说“小黑”泡消炎水背甲有点掉色,生病了这么多天,瘦了很多。梦子没管那么多,还是一口一个小黑叫着。还是难受,因为小黑。
 
梦子哼了一声,一滴眼泪从眼角滑了出来。看着躺在床上的梦子,轻轻擦掉眼泪,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刺猬和小黑正在默默地看着我们。